4009009136
配資門戶 網站首頁 配資頭條

2019-07-11 15:16:53    發布者︰贏翻配資

摘要︰其次,長期投資的過程中應該有適當的調整,企業的基本面是會變化的,我們不可能真的徹底看穿一家公司未來10年,20年甚至50年。如果一些價值要素發生變化,持倉比重同樣應該改變。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雖然很不容易。有人可能會說,巴菲特說︰不打算持有一家公司10年,連10分鐘都不應該持有。在老巴的語境里,其實...

其次,長期投資的過程中應該有適當的調整,企業的基本面是會變化的,我們不可能真的徹底看穿一家公司未來10年,20年甚至50年。如果一些價值要素發生變化,持倉比重同樣應該改變。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雖然很不容易。有人可能會說,巴菲特說︰不打算持有一家公司10年,連10分鐘都不應該持有。在老巴的語境里,其實際含義是,在買入一家公司時,應該對其未來整個生命周期的現金流價值有一個大概估算,如果沒有能力估算,或不屑于估算,那就不應該買入這家公司的股票。但是這種估算並不是一次性的,是需要根據企業的發展動態調整的。正是因為市場上對巴菲特,對價值投資的誤解太多,所以我從不稱自己是價值投資。我寧可被人以詞害意,也不隨波逐流。

第三,在具體倉位比例方面,單票通常不超過30%,如果倉位到20%-30%,說明是很有信心的。對于重倉標的經常會做一些極端假設︰即如果持有的標的出現重大問題,那麼整個社會一時都無法再歌舞升平,良性運轉。換句話說,在整個投資體系里,更側重事前風控,事中、事後的風控效果要差一些。就像扁鵲三兄弟的故事中所講的那樣,神醫扁鵲認為家里面老大醫術最高明,因為他能在病人發病前就能預測到疾病,及時預防,從而鏟除病根。老二醫術其次,因為他能根據一些細微的跡象發現病的嚴重性並及時醫治。而老三扁鵲只能在病入膏肓時才發現病情並醫治,因此醫術最低。

第四,在持股組合構建上,先有核心股票池,不是長期研究觀察過的不會重倉。絕不會臨時起意買入。當下,核心股票池有大約七八十個標的。研究方向側重消費、金融、醫藥、優勢制造,泛公用事業等。偏好低估大中市值、負債低、抗風險能力強的標的。

問題3︰選股、擇時、資產配置,更側重哪個方向?擅長的策略是什麼?

方總︰選股肯定是最重要的,從我曾經公開寫過的文章和接受的訪談中可以看出來。在投資理念上,我是專注于基本面與價值評估的。至于擇時,要看怎麼去定義?如果有股票買賣,有倉位調整就算擇時,幾乎所有人都在擇時(廣義的概念)。以老巴為例,整個哈撒韋集團每年都有源源不斷的大規模現金流入(主要是保險資金),這些流入的資金在沒有合適標的的時候,老巴並不是馬上就買成股票,有時甚至滯留了大量的現金等價物。從而導致個股佔集團總資產的比例一直在不斷變化,這不是就在調整倉位嗎。從這個角度說,老巴一直在做控制倉位的事情。包括國外也有研究人士之處,老巴很多持倉的平均持股周期也就一年左右,雖然數據可能是片面的,但也側面佐證了一些問題。最重要的是得清楚對于哈撒韋這樣有源源不斷現金流的公司而言,表面上一直持股不動,其實就是在調整倉位。

我定義的狹義的擇時為︰試圖通過頻繁低買高賣,大級別的倉位調整,以獲取股票差價為核心目的一種盈利手段,按照這個定義,擇時方面我做的很少。根本上講,我賺取的是公司盈利與成長的錢。

我調整倉位的根本目的是控制風險的。但對于擇時的人,當他覺得機會好時可能會上200%的倉位,而我絕不會高于100%。在降低倉位時,也不會完全空倉,會留有相當的倉位。且倉位調整並不頻繁,基金的換手率比較低。

對于倉位控制的根本出發點是凡事應當留有余地,因為相比浩瀚的宇宙與大自然,我們所知甚少,必須充滿敬畏,這不僅僅是對市場而言。

問題4︰主要投資範圍能否再說一下?

方銳︰基金主要是投資A股,港股通,可轉債(含可交債)。從不投資高杠桿的衍生品。比如期貨,期權。金融衍生品即便是用來對沖,一樣有風險。要防止為了對沖而產生的風險,所以我們直接拒絕衍生品。也從不參與兩融。重點關注的行業範圍是︰消費、金融、醫藥、優勢制造、泛公共事業等

文章出自股票配資www.yfw.hk

本文地址︰www.yfw.hk/notice/12459
熱門貼子
返回頂部